《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》两周收入破200万美元

  12月初的时候,一款叫做《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(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)》的虐心游戏在主播圈爆红,12月7日正式发布之后,当天就成为了Steam热销榜第二,而最近,据SteamSpy的统计,该游戏的PC版本已经接近30万套(定价7.99美元,国服32元),iOS版本发布之后也进入了40国付费榜前十,目前在美国iPhone付费榜已经连续13天维持前十名。

  虐心独立游戏大作:两周收入破200万美元

  按照Steam平台和iOS版本的价格(手游4.99美元),保守估计,这个被戏称为“掘地求升”的小游戏发布两周的收入已经超过200万美元。

  《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》是一款惩罚性的虐心攀岩游戏,玩家扮演一名下身被装进一口黑色大缸的秃头大汉,用一把锤子作为工具攀登到游戏的最高点。游戏中一次失手,可能导致直接回到原点,让你此前的心血功亏一篑。由于游戏机制和障碍物的设定,锤子的操作并不简单,失手是家常便饭。

  得益于节目效果十足,游戏最早由主播带红,玩家基于恶趣味乐于围观红人主播心智逐渐丧失的过程。神奇的是,游戏的魔性相当之大,在观看过程中,许多观众心里某些奇怪的东西觉醒了,或者单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高超技术,变得手痒也想着受苦一把。

  主播视频截图

  由于参与虐心的主播数量众多,游戏流行过程中衍生了多个别名,比如傍上吃鸡风头的“掘地求升”、青春版的“罐男镐手”、抒情的“常回家看看”、文艺的“又回到最初的起点”、形象的“司马缸砸光”、恶搞的“Bang的下半生”等等。

  开发者其人:专注虐心游戏的大学教授

  该游戏的开发商Bennett Foddy是一名独立游戏开发者,同时还是纽约大学的游戏设计专业教授(职位是助理美术教授),2013年之前还曾在牛津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担任哲学教授,更早之前还当过乐队的吉他手。

  在“掘地求升”之前,他就曾制作了多款虐心游戏,比如《QWOP》、《GIRP》以及《CLOP》都是这种风格,而该游戏的设计灵感来自《迷人远足》。Bennett Foddy的游戏设计理念非常特别,他认为游戏就是艺术,而艺术本身是痛苦的。在Steam商店页面,这款游戏的一句话介绍就是:我做的整个游戏,就是为了某种特定类型的人,为了伤害他们。

  实际上,从制作质量来看,该游戏的研发成本非常低,所以能够取得如此之高的成绩是非常难得的。

  在此之前,Bennett Foddy虽然以虐心小游戏赢得了一定数量的粉丝喜欢,但从来没有一款真正成功的游戏,这也是他至今仍然没有全职做独立游戏研发的原因之一。不夸张的说,《掘地求升》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主播视频的带动,很多人买这款游戏并不是自己发现它有多好玩,而是看到了魔性的视频之后,想要亲自尝试一把。

  魔性游戏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虐哭韩国主播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